市政复决字〔2018〕88号(申请人:灌阳黄关镇龙吟村第48、49、50村民小组)

日期:2018-06-28 16:03:07 来源:桂林市法制办公室网站 视力保护色: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88号

    申请人:灌阳县黄关镇龙吟村第48、49、50村民小组

代表人:吕加用、刘长明   48村民小组代表

        秦万喜、吕加成、吕莫平  49村民小组代表

        文庆学、文俭  50村民小组代表

被申请人:灌阳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卢  县长

第三人:灌阳县黄关镇龙吟村民委员会

代表人:周春平  主任

第三人:灌阳县龙芝灵野生栽培合作社

负责人:文庆学 灌阳县黄关镇龙吟村第50村民小组村民

代表人:文   灌阳县黄关镇龙吟村第50村民小组村民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7年11月6日作出的《灌阳县人民政府处理决定》(灌政处〔2017〕3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没有查明争议山场的历史渊源,事实认定不清。申请人与第三人争执的正、横二箐生态公益林山场历来属申请人所有,其四至为:东至双河口,南至香炉山大界,西至小源大界,北至海角石倒水为界。正、横二箐山场共14股。其中1股为申请人狮子涧屯的山。道光二十年12月26日,原西湾片的文振福、文振东、文振桂三兄弟将其中的8股转让给申请人狮子涧屯村民吕炳芳。咸丰十一年12月23日,申请人狮子涧村民刘应山购买了邓应元山场1股。另4股为申请人狮子涧村民秦应秀自留山,文革期间其子秦佐元被划为富农,该4股山场被收归申请人集体所有。以上事实,申请人有历史契约和实际管理的事实证实。二、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以1974年3月21日《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协议书》作为依据是错误的,该决定书的形成有悖法律,不能作为被申请人的确权依据。首先,被申请人处理决定书中认定的《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协议书》不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龙吟大队的自然村因为龙吟大队辖区内的高山大岭部分山场发生界限纠纷是实。当时的黄关公社龙吟大队革委会应是发生纠纷争议各自然村之间的调停人,但是在当时的特殊年代背景下,1974年3月21日黄关公社龙吟大队革委会形成的《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将本属于申请人所有的正、横二箐山场划归公山占为己有。该决议书上吕荣益、吕家生、刘远姣均不是其本人亲笔签名,而且刘远姣不是申请人的村民。该决议书的形成缺乏公平公正,将正、横二箐山场由其他自然村屯代表决议划给第三人作为公山违背申请人的意愿,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其次,《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形成之后,申请人仍一直对决议中第11条所涉及的山场进行管业,第三人没有提出异议,第三人也明知申请人在该山场的管业事实。国家实施生态公益林补助款发放工作时,被划为公益生态林的补助款全部被第三人领取,因太平庙屯、白竹屯提出异议,第三人分别退还了两屯的山场并与两屯达成了协议。申请人与太平庙屯、白竹屯拥有生态公益林的性质是一致的,申请人也要求领取正、横二箐山场的生态公益林补助款,第三人应同等相待。第三、《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形成后,人民政府没有因此颁发权属证书给第三人,在决议书中被划为公山的其他自然村仍对被划出的山场进行管业至今,该决议书的形成对各村屯没有约束力,也不能对抗申请人。三、《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形成的时间是1974年3月21日,既不是农业合作社时期,也不是“四固定”时期,而且第三人也没有人民政府办法的权属凭证,处理决定适用《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二)(五)项规定错误。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灌政处〔2017〕3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依据错误,请求撤销。

被申请人答复称:被申请人作出处理决定的依据是1974年3月21日的《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该决议书是在当时公社党委直接领导下,在县社教工作组、黄关人民法庭等单位的主持下,龙吟大队党支部召集各生产队代表召开会议,经过3月16日至19日会议反复讨论并亲临现场勘查,划定的龙吟大队公山界线。当时申请人属龙吟大队17生产队,有代表吕荣益、吕家生、刘远姣到会参加了讨论,并在“决议书”上签字。该协议是各协议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当作为山场权属确权的依据。在土改、合作化、“四固定”等历史时期,人民政府均没有对《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范围内的山场确权给申请人,在签订《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后,村委会的公山一直属第三人管业使用,建立了村办林场。公益林之下的山场发包造林。争议的937亩公益林于2010年4月与国家签订了《公益林管护合同》,并一直领取国家生态公益林管护资金,其管业事实清楚。被申请人作出的灌政处〔2017〕3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实体处理正确,适用法律得当,请求维持。

第三人辩称: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的地名、四至界限准确。争议山场在1974年3月21日签订的《龙吟大队山界划分协议书》约定之中,该协议合法有效。〔2011〕灌行初字6号判决涉及的山场不在该协议约定的范围内,申请人要求将正、横二箐山场退还的理由不能成立。山场权属依法应以解放后人民政府确权或协议行成的权属为准,申请人提出解放前的历史材料主张权属缺乏法律依据。被申请人作出的灌政处〔2017〕3号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

经审理查明:争执山场地名为正、横二箐生态公益林山场,属正、横二箐山场的一部分,其四至界限为:东至长岐倒水为界,南至龙吟村村民种植的杉树为界,西至香炉山岐倒水为界,北至西山小源大界倒水为界,面积约937亩。山场内的附着物为灌木林、毛草和少量松树。七十年代,龙吟大队各小队因龙吟大队内部管辖的高山大岭部分山场界限发生争执,1974年3月15日,在黄关公社龙吟大队革委、县社教工作组、黄关法庭等部门的主持下,龙吟大队党支部组织召开了支部扩大会,3月16日至19日组织召开了各生产队代表会议,并于3月21日签订了《龙吟大队山界划分协议书》。该协议第11条载明:“由南风坳大路进,到陆家屋场坪,由屋场坪横路过正箐大横路水源止,由大横路进到肖家屋脚小横路止,以上为公山”,争议山场在此范围之内,原申请人所属的17生产队代表吕荣益、吕家生、刘远娇到会并在协议上签字。2010年4月,灌阳县林业局与第三人龙吟村委签订了《公益林管护合同》。2014年10月29日,申请人向灌阳县黄关镇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确定争议山场权属归其所有。案经灌阳县黄关镇人民政府调解,并经被申请人调查、调解,因各持己见未能达成协议。2017年11月6日,被申请人作出灌政处〔2017〕3号处理决定,申请人不服,申请复议。

另查明,第三人灌阳县龙芝灵野生栽培合作社根据国家发展林下经济政策,从2008年始在正、横二箐山场内种植了铁皮石斛、灵芝,并于2011年成立了合作社,现在册人员34人,投资约200万元大部分用于种植铁皮石斛和灵芝。同时,还在投入约50000元,在正、横二箐山场内投放了山蛙、乌龟等。2015年该合作社取得自治区林下经济示范合作社、2015年获环保部有机产品验证书、2016年取得桂林市示范合作社。

本复议机关认为:1974年3月21日《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是在当时公社党委、社教工作组以及人民法庭的主持下,各生产队代表签订的协议书,该协议书合法、真实、有效,依法可以作为本案涉案山场纠纷的确权依据,所争议的山场在协议签订之后,其权属依法应当属第三人灌阳县黄关镇龙吟村民委员会集体所有。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书中所认定的《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协议书》不存在问题,经审查,被申请人认定的《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协议书》的内容与1974年3月21日《龙吟大队山场划分决议书》的内容一致,虽然二者之间存在“协议书”与“决议书”之差别,其为笔误,并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同申请行政复议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其他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第三人灌阳县龙芝灵野生栽培合作社从2008年开始,在争议山场范围内种植铁皮石斛、灵芝等作物,且已形成一定规模,带动了60多户农户脱贫,成为自治区、市一级林下经济示范点,该合作社与本案诉争山场使用权有直接利害关系,其向本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主张权利,符合法律规定。被申请人在行政确权过程中,未通知灌阳县龙芝灵野生栽培合作社参与本案的调处,遗漏了当事人,属程序违法,所作出的行政行为明显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3、5目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2017年11月6日作出的《灌阳县人民政府处理决定》(灌政处〔2017〕3号),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年6月28日

上一篇:市政复决字〔2018〕89号(申请人:林丽娜 秦明榕) 下一篇:市政复决字〔2018〕87号(申请人:欧选姣)

主办单位: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4503000056     桂ICP备11001201号    公网安备45031202000148号

地址:桂林市临桂区西城中路69号     e-mail:glsfzb@126.com     电话:0773-2848459     站点地图